Online Catalog > Book
Check-outs :

媽媽的畫像

  • Hit:174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
  • Bookmark: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
★亞洲插畫展力邀作品★
你心目中的母親是什麼樣子?
也許真實的她不是你想像的那樣……
我正在畫媽媽,媽媽是什麼樣子呢?
有人正在畫美英,美英是什麼樣子呢?
在媽媽熟悉的樣貌中,有著美英陌生的身影。
媽媽乾裂雙脣上的大紅脣膏,是美英源源不絕的紅色熱情。
媽媽用捲捲頭隱藏年齡,美英用漂亮的帽子遮掩敏感的心。
媽媽粗糙不平的腳總是低低在下,美英的自尊心卻是高高在上。
媽媽的手歷經風霜,美英則是閃閃發光。
在我認識的媽媽背後,或許存在著連我都無法想像的美英……

★亞洲插畫展力邀作品★
你心目中的母親是什麼樣子?
也許真實的她不是你想像的那樣……
我正在畫媽媽,媽媽是什麼樣子呢?
有人正在畫美英,美英是什麼樣子呢?
在媽媽熟悉的樣貌中,有著美英陌生的身影。
媽媽乾裂雙脣上的大紅脣膏,是美英源源不絕的紅色熱情。
媽媽用捲捲頭隱藏年齡,美英用漂亮的帽子遮掩敏感的心。
媽媽粗糙不平的腳總是低低在下,美英的自尊心卻是高高在上。
媽媽的手歷經風霜,美英則是閃閃發光。
在我認識的媽媽背後,或許存在著連我都無法想像的美英…… 劉智娟 유지연大學時期專攻東洋畫,於HILLS學習插畫。《媽媽的畫像》是她第一次創作繪本。再次認識熟悉的媽媽身影,想像她不為人知的真實樣貌,想要再多了解媽媽一些,因而創作了這本繪本。希望透過這本繪本,帶給讀者樸實的趣味及感動。蘇懿禎臺北教育大學國民教育學系畢業,日本女子大學兒童學碩士,目前攻讀東京大學圖書館情報學系博士班。熱愛童趣但不失深邃的文字與圖畫,偶爾客串中文與外文的中間人,生命大都在童書裡漫步。譯作有《野貓軍團烤麵包》、《不信你去問獅子》、《不信你去問鯊魚》、《腳踏車扛神轎》等(台灣東方)。 最熟悉的陌生人蘇懿禎(繪本閱讀推廣人)《媽媽的畫像》帶點懸疑風格,一開始設定了兩個不同的角色,左邊是「我在幫媽媽畫畫像」,所以可以看出「我」就是繪者本人,彼此之間是母女的關係;但右邊是「某個人在幫美英畫畫像」,這個「某人」和「美英」到底是誰?「某人」和「美英」彼此之間的關係為何?下一頁「在熟悉的媽媽樣貌中,有著陌生的美英身影。」這句話或許就暗示著「媽媽=美英」,我個人覺得這樣的暗示有點太過明顯!不過這句話裡的強烈對比「熟悉」vs.「陌生」,又給讀者帶來一個疑問,既然美英是媽媽的話,為何會「陌生」呢? 因為作者所認識的媽媽,和美英的個性大為不同,彷彿不是同一個人。文字到了「媽媽為我會畫畫感到驕傲,但美英不喜歡我畫的畫像。」出現了轉折,左邊的頁面中還停留在一開頭草稿的階段,但是媽媽替她感到驕傲;右邊的美英想要拿下來的畫像就是左邊媽媽的模樣,這裡就再次應證了「媽媽=美英」。轉折後進入了高潮:媽媽只有在夢中去旅行,但美英卻實際行動了!還去畫了一張她很滿意的畫像回來,在國外,美英做了很多符合她個性的事。作者在圖畫中不斷給予暗示,藉由女兒幫媽媽畫畫像,左右兩頁的對照,描繪出「媽媽形象」與「自我認知」兩個迥異的角色。我想這是一本媽媽看了會心有戚戚焉的書,雖然是同一個人,卻同時扮演著「媽媽」與「自我」的身分,很多時候我們以為媽媽就是我們所看到的樣子,但實際上並不一定如此。當兩個身分出現拉扯時,哪一個會占上風呢? 本書的圖文關係也相當值得玩味,左頁的媽媽都是暗色調,右邊的美英非常明亮,甚至連畫框都是粉紅色。左右兩頁的圖畫之間都有其關連性,像是左邊媽媽在塗脣膏,桌上的紙巾蓋滿了脣印,同時脣印也化為右頁具象的「燈光」及抽象的「熱情」;左頁媽媽吃魚頭時,餐桌上擺著鴨子碗,變成右頁美英搭的鴨子船。在出國旅行的這個跨頁最為強烈,媽媽的畫像放在桌上,窗外有飛機,但是粉紅色行李箱收納在縫隙之中,右頁畫像空了,飛機飛進了窗戶,美英拖著行李箱跨出了框線。美英到了巴黎的畫面中,她跳舞、在高處等人送花、坐著喝茶、讓人畫畫像,仔細看的話,還可以發現右上方的河中有一隻大魚,都是前面所提到美英真正的個性或想做的事!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,其實內心有些震撼。原來媽媽也會不想扮演家的角色,隨時可能會為了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而離開。有趣的是,當我看法文繪本時就不會有這樣的「驚嚇」,但在傳統東方的家庭觀裡,媽媽的角色似乎有更多的束縛。我覺得這是一本適合各年齡層女性閱讀的一本書,還沒有當媽媽的可以透過這本書去認識媽媽當媽媽之前的另一面,當了媽媽的人看了可以回想起自己在當上「媽媽」前的自己。不管是何者,這本書都值得你細細品味。 念美術大學期間,我在尋找展覽的題材時,興起了畫媽媽的念頭。當時使用的材料和過往不同,也採用了新的技法,我自認畫出了滿意的媽媽畫像。但出乎意料的,媽媽的反應不如預期。數個月之後,媽媽在旅行地畫了新的畫像,甚至還拿去裱框。我畫的畫像就被擱置在倉庫的角落裡。幾年之後,我粗淺的體認到媽媽在當媽媽之前是獨立的自我、以「女性」的身分存在,因此也得到了媽媽為什麼討厭我畫的畫像的答案。這兩幅畫像的事情就這樣一直停留在我心中。數年後,我結了婚,忙碌於家事生活之中,才開始一點一滴的體認到媽媽的辛苦與犧牲是多麼珍貴。有一天我回娘家時,發現媽媽把我畫的畫像拿出來掛在牆上。看到之後我又再次提出疑問,並不是問媽媽為何討厭我畫的畫像,而是問她為什麼想要一張新的。對於媽媽,我還是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,或許我這一輩子都無法理解。但是,我想把這本書當作送給媽媽的禮物,也就是現在再次畫的媽媽的畫像。我不知道媽媽是否會喜歡新的畫像,因為我的媽媽美英「無法預測」。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