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line Catalog > Book
Check-outs :

飄[上]

  • Hit:40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
  • Bookmark: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
美國女作家瑪格麗特‧密契爾發表過的唯一小說就是這部《飄》(Gone With The Wind)。小說自一九三六年問世以來,一直暢銷不衰,被公認是以美國南北戰爭為背景的愛情小說裡的經典之作。小說以亞特蘭大以及附近的一個種植園為故事場景,描繪了內戰前後美國南方人的生活,包括習俗禮儀、言行舉止、精神觀念、政治態度、衣著打扮等等。  小說最吸引人的地方是郝思嘉的個性以及她的愛情故事。她的愛情並非充斥詩意和浪漫情調,而是屬於現實和功利的愛情。郝思嘉和白瑞德馬拉松式的戀情,是故事發展的主軸。白瑞德是個複雜而有趣的人物。在兩人的關係中,郝思嘉每一個狡猾動作都被白瑞德一針見血地點破。對於郝思嘉的所有心思,白瑞德都知道得清清楚楚。但白瑞德還是喜歡郝思嘉,可以說為了得到她的愛,一切在所不惜。這正是小說的一個動人之處。作者簡介  瑪格麗特‧密契爾(1900-1949)出生於美國亞特蘭大。她的母親是婦女參政主義者,父親則為知名律師及亞特蘭大歷史協會主席。瑪格麗特從小就聽著老亞特蘭大和美國內戰的故事長大。十五歲的她在日記中寫著:「如果我是男孩,我一定要去念西點軍校……」一九二二年她嫁作人婦,活在家暴陰影下,這樁婚姻只維持兩年。而在她結婚的那年,她以佩姬‧密契爾的筆名開啟自己的新聞事業,為亞特蘭大報刊撰寫專文、訪談、素寫和書評。她的第二任丈夫為廣告經理,則鼓勵她擴大書寫。於一九二六年至二九年,她撰寫了《飄》這部長達千頁的小說,可媲美托爾斯泰的《戰爭與和平》,由邁克米蘭出版公司於一九三六年出版。二次大戰期間,密契爾自願擔任美國紅十字會的義工。大戰後,因幫助法國的Vimoutiers取得美國的救援而獲得該城榮譽市民的頭銜。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一日,她在穿越亞特蘭大一條叫做「桃子樹」的街道時被一輛疾駛而過的車撞倒,五天後過世,享年四十九。

「飄」,隨風而去是我心底裡面的秘密花園!  「飄」裡的愛情故事,隨著年歲的微風逐漸遠去!  它的淒美、堅毅、?綿、綣戀、始終飄落在我生命的深處!  「飄」這本書是由美國瑪格麗特.宓爾夫人所起稿,成書後第一天即賣出一萬五千冊,期間還改編為舞台劇和拍攝成電影,撼動靈魂的亂世佳人從此流傳於世,是全球的書迷們愛不釋手的一本書,電影裡郝思嘉的身影,影像是如此鮮明,令人著迷,小說裡的白瑞德的魅力,文字如此鮮活,令人激賞,在我的少女時代,早熟地細讀著這部不朽的佳作,那時情懷的起伏,就像隨風浮動的羽毛,在作者編織的情境旋律波盪著,久久不己。  儘管似懂非懂,那位勇敢追求愛情,樂觀掌握人生的郝思嘉,早已深深地埋入我心田,是我學習的標竿,人生的偶像,郝思嘉純真與邪惡並存,勇敢與怯懦並具,這對比的特質符合人性的予盾,美國南北戰爭期間,美麗任性的南方大農場千金郝思嘉從嬌縱的千金搖身成為一家之主,她對內勞苦操作,對外維生應酬,在烽火中保護孩子求取生存,郝思嘉總是堅毅勇敢的的尋找出路,從不放棄生命的希望,最後終能拉著救命的繩索。  我不知道,「飄」是為誰而寫?也不知道「飄」是在寫誰?但身為讀者的我,「飄」帶我入夢,在夢境裡,感動流淚,為女主角的遭遇嘆息,我不可能經歷小說中的情節,那麼豐富的際遇,但讀過字裡行間,我的生命總是為書中角色的遭遇所豐富,我為他們而喜,也為他們而悲!  「飄」,值得讀好多次,一生中每一個不同時刻,可以讀出不同的體會。  「飄」,值得一再重印,一版一版的印,教會一代一代的人。  「飄」的情感,純真率性,喜就狂放大笑,弱就任情大喊,恨就縱情咒罵,愛就放膽狂戀,我由少女到小女人,由小女人到大女人,卻望著郝思嘉自嘆弗如,在沒辦法的時候,她總是暫且拋開,待一覺醒來,又是一個充滿希望,陽光燦爛的一天,天堂之路那麼遙遠,地獄之路卻近在眼前,但天堂地獄,她都不去,甘心擠在愛情懷裡,流浪?柔人間。  「飄」的人生態度,不沉默,不認命,也不把心挪走!  「飄」的命運安排,儘管想念,也不讓心自由溜走,讀著“飄”,我的思緒忍不住隨風而飄,我飄回到少女讀者的記憶,飄回到白瑞德的笑靨,飄回到他們裸露的接觸,飄回到被他們眼神擾亂的春天。  我開始懂得,在夜夢中盼望有人可倚偎休憩,在晨曦中期待有人可以扶我惜我,幫我把疲憊的心帶走,這些都在「飄」的閱讀之後,讓我刻骨銘心的學習,去懂得,去瞭解,去體會。  我不信,閱讀完「飄」之後,有人可以忘卻白瑞德嘴上的小鬍子;或者有人可以忽略郝思嘉纖細的小蠻腰;當然,我更不信,有人不為他們那段被命運撥弄的愛慾情仇所感動!我想再好好的讀一遍「飄」,也好想讓思潮再度隨飄而澎湃洶湧,我更期待手中可以再度擁住一本新版刊印的「飄」,而今,我的想念,我的思潮,我的期待,都將成真!  如果您沒有讀過「飄」,那表示您不曾擁有青少年期該有的文學春天,現在,請您伸手抓住,不要再讓春天溜走;如果您要再重讀過「飄」,那表示您不曾讓愛情的?泉乾凅,現在,請您縱容自己,不要讓生命的溫度消逝。  捧起「飄」,讀讀自己,想想過去;讀著「飄」,捧起愛情,想想人生!  春天酒店董事長尋找大眾的共同閱讀記憶  從解構的觀點,一切不外乎文本,所以沒有人會真正初次讀到一篇世界文學名著,因為根據解構的論點,讀者在他所閱讀的世界名著裡,總會體會到事物本質不外乎文本的延異性,此體悟總已悄悄的體現在他所謂「初讀」的文本裡,所以「初識」、「初讀」一本作品其實是一種假象、也是一種神話。  若暫時存而不論解構的爭議,一般讀者在面對一份冠有「世界文學名著」的書單時,他們的反應其實總是異常熟悉的,試想不論是否曾經真正由頁首至頁尾讀畢《傲慢與偏見》、《飄》、《咆哮山莊》、《鐘樓怪人》,我們好像都已耳聞、甚至已認識伊莉莎白.貝內特、達西先生、郝思嘉、白瑞德、凱瑟琳、希斯克里夫、愛絲美拉達與加西莫多,更遑論與其書名同名的包法利夫人、簡.愛、格列佛、愛麗絲、湯姆.莎耶、哈克.芬、高老頭等這些在讀者個人心靈版圖、甚至大眾共同閱讀記憶裡已佔一鮮明之席的文學人物了。那我們到底有沒有閱讀過所謂的世界文學名著呢?   所謂「名著」,其西文字源極有意義,法文稱chef d’oeuvre,英文稱masterpiece,兩字的起源很早,指的是中古世紀歐洲行會制度下,想要晉升大師階層的漂泊人精心製造可達大師級的手工藝品,這個字以後便泛指展現大師級高超技巧的作品。漂泊的行路人的起源極有意思,好似創作與行路漂泊的經驗十分相關,於是可登上名著之列的作品,必須淬練人類的歷史、經驗、情感、及精神。它們是我們的光明面,也是我們的黑暗面,是白日現實,也是暗夜夢魘,這就是世界文學名著的魅力,它們一方面不斷吸引我們去尋覓那以為尚未到來的「初讀」,一方面又如從夢的寶庫裡召回我們已保存在其中的記憶。既然它們可以是已知、也是未知的經驗、知識、及書單,名著系列的囊括就沒有窮盡性的問題,也與最為完整、最有代表性、最佳首選等等最高級的宣稱無關。  商周出版規劃的「商周經典名著系列」便體認到名著無涯的道理,但遵循十九世紀英國文學理論大家馬修.阿諾(Mathew Arnold)著名的文學教育理念,即以傳承人類所有最為美好的思想為我們編纂本系列的指導原則,不僅囊括那些我們耳熟能詳、甚至魂牽夢縈的書選,也開發世界文學大家較為冷門偏僻的作品,以便一舉爬梳我們已有的記憶,也增潤我們未來藉以新形成的人生經驗。謹以此序與讀者共勉。  台大外文系曾麗玲記於民國九十四年夏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