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line Catalog > Book
Check-outs :

少年陰陽師(參拾陸) : 朝雪之約

  • Hit:134
  • Rating:0
  • Review:0
  • Trackback:0
  • Forward:0



  • Bookmark:
轉寄 列印
第1級人氣樹(0)
人氣指樹
  • keepsite
  • Introduction
  • About Author
  • Collection(0)
  • Review(0)
  • Rating(0)

最驚心動魄的【竹籠眼篇】精采大完結!
這裡是「神」與「死人」棲宿的地方,唯有喚醒黃泉之棺中的人,才能改變眾人的命運!
日本AMAZON書店讀者★★★★★熱烈狂推!
慶祝皇冠60週年,買書即可參加集點贈獎和60萬元大抽獎!●活動詳情請參見本書後扉頁。
隨書附贈珍藏書籤
惱人的腐臭味在風雪中飄散,播磨的秘密村落竟遭到疫鬼的襲擊!就在勾陣懷疑神祓眾裡有內奸的同時,昌浩卻突然感覺呼吸困難而倒地不起……醒來後的昌浩發覺自己進入了「夢殿」,眼前一支由數不清的惡鬼所組成的送葬隊伍,正抬著一具棺木往前行進,那躺在棺木裡的人究竟是誰?為了斬斷詛咒的鎖鍊,昌浩必須獨自與黃泉的送葬隊伍對決。而他與彰子、螢,又將各自選擇怎麼樣的未來?

最驚心動魄的【竹籠眼篇】精采大完結!
這裡是「神」與「死人」棲宿的地方,唯有喚醒黃泉之棺中的人,才能改變眾人的命運!
日本AMAZON書店讀者★★★★★熱烈狂推!
慶祝皇冠60週年,買書即可參加集點贈獎和60萬元大抽獎!●活動詳情請參見本書後扉頁。
隨書附贈珍藏書籤
惱人的腐臭味在風雪中飄散,播磨的秘密村落竟遭到疫鬼的襲擊!就在勾陣懷疑神祓眾裡有內奸的同時,昌浩卻突然感覺呼吸困難而倒地不起……醒來後的昌浩發覺自己進入了「夢殿」,眼前一支由數不清的惡鬼所組成的送葬隊伍,正抬著一具棺木往前行進,那躺在棺木裡的人究竟是誰?為了斬斷詛咒的鎖鍊,昌浩必須獨自與黃泉的送葬隊伍對決。而他與彰子、螢,又將各自選擇怎麼樣的未來?
結城光流(ゆうき みつる)8月21日生,O型,居住東京。2009年以《篁破幻草子:仇野之魂》出道,成為作家。作品有《篁破幻草子》(全5集)、《少年陰陽師》、《怪物血族》、《大陰陽師 安倍晴明》等暢銷系列。非常喜歡紅茶、寶石、中島美雪、織田裕二、槙原敬之等等,尤其熱愛《大搜查線》。
責編看完《心願之證》後,第一句話是:「脩子真的好可憐、好可憐、好可憐、好可憐!」。而看完《朝雪之約》後,第一句話是:「螢真的好可憐、好可憐、好可憐、好可憐、好可憐!」。就這樣,【竹籠眼篇】在此畫下了句點。
譯者介紹︰涂愫芸東吳日語系畢業,遊學日本三年,任職日商七年,現為專職翻譯。譯有《少年陰陽師》系列、《怪物血族》系列、《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》、《豐臣公主》、《鹿男》、《鴨川荷爾摩》、《荷爾摩六景》、《華麗一族》等書。
宛如幽微虛幻的火光,滯留在胸口。
──螢火蟲。
1
不要走。不要走。
至今依然在吶喊。封閉的心依然在吶喊。
◇       ◇       ◇
紛飛飄舞的雪,輕輕落在比雪還蒼白的臉上。冰冷的雪不斷飄落。落在如紅花般灑遍白雪的血沫上、落在癱平的手臂上、落在微張的嘴唇上、落在虛弱緊閉的眼皮上。吐血昏倒的螢,躺在以前有水車小屋的河岸,動也不動。吹起了風。黏稠、沉重、冰冷、連心都會被凍結的風。那道風捲起漩渦,吞噬了躺在地上的螢,緩緩地、緩緩地,在她四周滋生出黑暗。滋長的黑暗如雙開的門扉,從中間裂開,無聲無息地蔓延,許許多多披著布的黑影向螢逼近。那是黃泉的送葬隊伍。敞開的黑暗冒著瘴氣向四周擴散,就快把螢掩沒了。帶領送葬隊伍的最前排黑影,從布的縫隙間,把枯木般的手伸向了螢。四周瘴氣彌漫。螢動也不動。剎那間,怒吼破風而來。「不准碰她!」出現了金色的六芒星,將螢與黑暗隔開。黑暗被照亮、驅散,布被撞擊力扯裂,布的裂縫處露出布滿血絲的眼睛,狠狠瞪著阻礙者。踢散雪花衝過來的夕霧,擋在送葬隊伍前,結起手印。
「禁!」瞬間出現了五芒星。夕霧又朝地面畫出了竹籠眼。金色的五芒星與竹籠眼,各自烙印在空中與地面,交相輝映。從黑暗噴出來的瘴氣,瞬間被竹籠眼的光芒驅散了。五芒星的光芒把送葬隊伍推回了門內。吱吱叫聲從黑暗之門漏出來。那是送葬隊伍不甘心、憤怒而發出來的聲音。夕霧用兩個星星,就完美保護了自己與螢。披著布的異形們瞪視著他,突然嘻嘻嗤笑起來。他們搬運的棺木嘎噠嘎噠震動起來。同時,黑暗之門也無聲地關閉了。送葬隊伍帶來的風吹起漫天飛雪,宛如升騰的霧氣遮蔽了夕霧的視野。風黏膩膩地撫過肌膚,捲起了漩渦,裡面的嘻嘻嗤笑聲迴盪不散。笑聲喚來不知吹自何處的黃泉之風,無限擴散,在地面悄悄地、沉重地降落、堆積,哪天恐怕就會像陳年積雪般凝結成塊。黃泉的禍氣就這樣悄然、著實地,污染了大地、污染了的空氣,也逐漸污染了人們的身體與心靈。夕霧連拍兩次手。以特殊方式拍擊的拍手,比平常的拍手渾厚響亮。震響的拍手聲,將沉澱在五芒星與竹籠眼防護牆外的禍氣一掃而空。夕霧從丹田發聲,念誦祭文。「萬惡之物、災禍之物、妖魔鬼怪速速退散!」頑強抗拒的禍氣,在夕霧念完驅逐惡靈的祭文後,消失殆盡。送葬隊伍的成群異形,不像惡靈那麼好對付。等它們全數降落地面,捕抓到螢,光靠這條祭文就解決不了它們了。「螢!」夕霧轉身抱起昏倒的螢。「螢、螢!螢,快張開眼睛!」螢往後仰的纖細脖子,沒有絲毫動靜。虛弱緊閉的眼皮有點過白,微張的嘴唇被鮮血濡濕,垂落的手指好像想握住什麼。「螢、螢!螢……!」不管怎麼拍她的臉頰、怎麼搖晃,她都沒有反應。嚇得夕霧先摸她的脖子,再把手指放到她嘴上,發現她沒了氣息。「唔!」夕霧讓螢更往後仰,用嘴巴把空氣送到她肺裡。她單薄的胸膛開始上下起伏,但還是沒有恢復呼吸。一次又一次吹氣的夕霧,嘗到血腥的鐵鏽味。他曾發誓這輩子都不會碰觸她,沒想到竟然在這種狀態下碰觸了她。「螢,快呼吸!」忽然,夕霧察覺有東西在螢的體內深處蠕動。他驚訝地倒抽一口氣。螢的胸口和喉嚨微微動了起來。她露出痛苦的表情,從喉嚨發出微弱的呻吟聲,然後開始悶咳,咳出了鮮血。夕霧知道,螢痛苦的原因,就是在螢體內蠕動的東西。咬住嘴唇,緊緊抱著螢纖細肢體的夕霧,在嘴裡念起了咒文。那是將詛咒反彈回去的祕詞。身為現影的夕霧,可以替螢承受詛咒、法術,使那些失效。他會把躲在螢體內折磨螢的東西的咒力,吸入自己體內,再用咒文消除咒力。然而,光這麼做也沒用。螢身上的法術,必須施法的術士才能解除。五芒星與竹籠眼的光芒逐漸消失,因為夕霧把所有力量都用來救螢了。螢躺在夕霧懷裡,急劇喘息,扭動身體,掙扎著想逃離。忽然,她屏住呼吸,用手摀住嘴,喀喀悶咳,吐出大量的鮮血。夕霧清楚看到血中混雜著小小的黑點。灑在白雪上的鮮血中,有幾個比沙粒還小的黑點,藏在紅顏色裡,正要偷偷潛入雪裡。夕霧連同染紅的雪,一把抓起小黑點,迅速念起神咒,從他手中出現了五芒星。小黑點被五芒星燒成了灰,瓦解崩落,夕霧依稀聽見了微弱的慘叫聲。螢掙扎得愈來愈厲害,很快就筋疲力盡了。「螢?!」她毫無反應,但呼吸還勉強持續著。夕霧不敢有片刻的鬆懈,仔細觀察四周。風變了。彌漫風中的氣息,性質與黃泉送葬隊伍散發出來的全然不同,伴隨著強烈的壓迫感,火辣辣地扎刺著他的皮膚,讓他全身寒毛直豎。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轉向了以前有水車小屋的地方。那是小野時守當時倒下的地方。有個幢幢搖曳的身影在那裡降落。夕霧的心跳怦怦加速。那個透明的身影,輪廓十分模糊,但夕霧絕對不會認錯人。「……時守……」冷酷的臉朝向夕霧。他的黑髮變成透明般的白色,與白髮成對比的漆黑眼睛,不帶半點感情。這個以時守的外貌出現的東西,散發出來的強烈腐臭味,讓夕霧瞪大眼睛,眼皮跳個不停。時守的視線慢慢轉向躺在夕霧懷裡的女孩,不帶半點感情的眼眸,燃起了熊熊火焰。他的白髮倒豎,眼睛斜吊,像鬼一樣齜牙咧嘴,發出不成聲的聲音,變成怨氣沖天的可怕聲響,在周遭迴旋繚繞。──螢……螢……火辣辣地扎刺肌膚,宛如要撕裂肌膚的嘶吼,清楚叫喚著螢的名字。夕霧把螢擁入懷中,躲開時守。襲來的怨氣劃傷了夕霧,似乎被他的阻攔激怒,變得更加犀利了。「時守……!」夕霧不由得閉上眼睛大叫:「夠了,快住手!不要再折磨螢了!」──把螢……把螢交出來!「禁!」在怨氣的怒吼與強烈的意念中,夕霧畫出五芒星,築起環繞他與螢的光的保護牆。正要發動攻擊的時守,被保護牆阻擋,氣得鬼吼鬼叫。──把螢、把螢交出來!我不能讓妳活著,螢……!躺在夕霧懷裡的螢微微顫抖。她應該已經失去了意識,卻嚇得縮起了身體。夕霧摀住了她的耳朵。起碼這樣時守的吼叫不會影響她的心靈。「時守,你連死後都還恨螢嗎?」全心全意守護著螢的夕霧大叫:「為什麼這麼恨她?她那麼傾慕你,為什麼你……!」──螢……!都是妳不好!都是妳……!
◇       ◇       ◇
時間稍微往後回溯。神祓眾菅生鄉的祕密村落,有結界守護著。在最裡面的小屋的木地板間蜷成一團的小怪,覺得左臂的蟲子蠢蠢蠕動起來,驚愕地張大眼睛。變成全身白毛的怪物模樣,看不見像黑斑的小蟲。小怪又用神氣徹底遮蔽了侵蝕左臂的蟲的氣息,所以昌浩和螢都沒發現。唯一知道的勾陣,也是發現它的左手完全不能動才知道的。半夜了,還沒完全康復的昌浩已經鼾聲大作。靠著牆壁閉目養神的勾陣,察覺小怪的動靜,張開了眼睛。「騰蛇。」聽見輕聲呼喚,小怪悄悄站起來,移到勾陣旁邊。它發覺左前腳完全不能動,只能靠另外三隻腳慢慢移動,真是件辛苦的事。「怎麼了?」小怪跳到她肩上,靠近她耳朵說:「蟲在動。」勾陣的眼睛閃過厲光。蟲有反應,表示術士就在附近。小怪用尾巴阻止急著站起來的勾陣,跳到泥地玄關。「昌浩拜託妳了。」「騰蛇?」小怪把白色身體背向勾陣,憂心地說:「我有不祥的預感。」它覺得待在這附近,蟲子很可能會危害昌浩。希望只是自己想太多。但是不管怎麼樣,昌浩遲早還是會察覺這些蟲子的氣息,它不想讓還沒完全康復的昌浩太過勞累。被蟲子附身,是小怪的失誤、是紅蓮的失誤,它必須自己收拾殘局。目送小怪溜出小屋的勾陣,聽見昌浩的咳嗽聲,轉向昌浩。原本平穩的呼吸變得混亂,還夾雜著喘息聲。吸氣時喉嚨發出聲響,變成有痰的重咳。 仰躺的昌浩側向一邊,縮起了身體。大概是那樣比較舒服,所以無意識地改成那樣的姿勢。咳了一會後,喉嚨發出笛子般的咻咻聲,昌浩張開了眼睛。「……好難過……」呻吟聲含糊不清。「昌浩,怎麼了?」勾陣移到昌浩枕邊,看著他的臉。額頭滿是汗水的昌浩,仰視勾陣,邊摀著嘴巴咳嗽,邊說著些什麼。「喉嚨……好痛……不能說話……」斷斷續續說完後,又激烈咳嗽,停不下來。這時候勾陣才發覺,小屋四周的空氣變得黏稠又沉重。萬籟俱寂。所有聲音都被積雪吸收了。但是,顫抖般波動的空氣與熟悉的邪氣,從縫隙滲了進來。撲鼻的腐臭味愈來愈濃烈。空氣窸窣作響,有黑影攪亂積雪,包圍小屋,逐漸逼近他們。強烈咳嗽的昌浩,在勾陣的攙扶下爬起來。「怎麼會……這樣……」這個祕密村落有神祓眾的結界守護。在越過那條河川進入竹林的地方,有道看不見的保護牆,隱藏祕密村落,阻撓入侵者。神祓眾是陰陽師家族。妖怪可以這麼輕易闖入他們布設的結界,怎麼想都很奇怪。現在包圍現場的東西,應該是某人驅使的疫鬼。連昌浩築起的結界,都可以阻擋那種疫鬼。神祓眾布設的結界又比昌浩強韌好幾倍,卻被入侵了。昌浩的懷疑很正確,但勾陣無法回答。她也抱著相同的懷疑,只是她有不同的猜測。假如推翻「神祓眾是自己人」的根本理論,疫鬼就有可能闖入這裡,包圍小屋、包圍昌浩。咳個不停的昌浩,痛苦得表情扭曲。好像是突然察覺什麼,他環視小屋一圈說:「小怪呢?」勾陣看到他不安的眼神,顧不得現場氣氛,苦笑起來。昌浩長高了,身體線條變粗了,聲音也變得稍微低沉了,在這種時候,卻還是會先尋找白色異形的身影。「騰蛇說他有不祥的預感。」把昌浩交給勾陣就出去了。昌浩聽完,點頭表示了解。如果不只自己,連勾陣都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不見的,那事情就嚴重了。既然它知會過勾陣,就不用擔心了。不是小怪不在他就會不安,他是怕小怪突然不見,會讓他想起那時候的事。昌浩邊咳嗽,邊想著這或許也是一種心靈創傷吧。風從窗戶縫隙吹進來。感覺邪氣與腐臭味更濃烈了。這時候,昌浩似乎想到什麼,嘶地倒抽一口氣。勾陣看到他張大眼睛、全身緊繃,也冒出了一身冷汗。「昌浩,怎麼了?」昌浩把到嘴邊的咳嗽硬吞下去,用嘶啞的聲音說:「……這個風……」他知道。跟那時候一樣。許許多多的記憶被喚起,轉眼間席捲了腦海。心跳怦然加速。這是從地底下吹上來的可怕的黃泉之風。「……為什麼……」心臟狂跳。怦怦巨響震耳欲聾。忽然,將近一個月前看到的步障雲浮現腦中。那是代表送葬行列的兩道雲,夾著月亮往前延伸。有什麼事在他不知情的狀態下發生了。這是陰陽師的直覺。無法言喻的不安湧上心頭,捲起了漩渦,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。心臟撲通撲通狂跳。昌浩感覺血氣唰地往下竄,下意識地透過衣服抓住掛在脖子上的香袋和道反的勾玉。心臟又狂跳起來,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。喉嚨緊縮,呼吸困難。昌浩不由得抓住脖子,闔上眼皮,忽然看到有人用布滿血絲的眼珠子緊盯著自己。看起來像是個年輕人。但是,那不是人,那是……「昌浩!」「唔……」他已經聽不見叫喊聲,身體搖晃傾斜,就那樣倒下去了。
◆      ◆       ◆
走出小屋的小怪,覺得外面安靜得出奇,它走向了不遠處的老翁的平房。道路上的積雪沒有融化的跡象,上空的雲也沉甸甸地低垂著,看來雪還會繼續下。這個祕密村落群山環繞,風從山上吹下來,寒氣不斷累積,冷得刺骨。「居然可以在這種地方生活……」人類無論處在任何環境,都會讓自己適應,存活下來。但是在太過嚴寒的地方,生活一定很困難。這裡不愧是祕密村落,居住的人不多。小怪猜測,應該是為了修行而開闢的村落,所以只有最低限度的居民。這樣的猜測應該八九不離十。小怪走到平房,發現沒有人在,皺起了眉頭。傍晚時,老翁和老婆婆都在。螢還把湯藥端來,那應該是老婆婆熬的。為了不打擾昌浩和螢的談話,小怪和勾陣暫時離開了小屋。他們認為這個村落有結界保護,不會有危險,除非發生什麼大事。這些日子以來,也證實的確是這樣。不過,為了謹慎起見,他們還是巡視了村落。當他們看著提早到來的夕陽走回小屋時,雪悄悄下了起來。從那時候到現在大約過了兩個時辰。在山裡的這座村落,陽光照耀的時間短暫,冬天的夜晚非常漫長。村裡的人不會在晚上出門。一時之間,它想可能是熟睡了,可是不該連氣息都消失了。它打從心底發毛,轉過身,用僅剩的三隻腳顛簸前行,繞村落一圈。人都不見了。不知不覺中,所有村人都消失了。「怎麼回事?」原因不明。它只知道出現了異狀。正想折回小屋時,被更冷、更黏稠、更沉重的風纏住,它停下了腳步。心臟狂跳起來。它知道這個風。好幾個不願想起的畫面瞬間閃過腦海,強烈撼動了它的心。小怪用力甩甩頭,橫眉豎目地怒吼:「為什麼現在還會……!」而且,為什麼會在這樣的播磨山間吹起這種風?這是黃泉之風。「是哪個笨蛋發瘋鑿穿了風穴嗎?」焦躁謾罵的小怪,轉身走向小屋。就在這一瞬間,它察覺村外出現了異常的禍氣。感覺像是妖怪,等級卻又不像。總之就是很強、很重、很可怕的意念。「到底是什麼?」小怪眨眨眼,看到無數的黑影爬過雪地逼向自己。夾雜在風中的邪氣與腐臭味逐漸濃濃地飄出來,包圍了小怪。釋放異常禍氣的人,在村子外,離這裡稍遠的地方。小怪腦裡響起警鐘,告訴它這件事非常危險。正要折回昌浩那裡時,它感覺到一股靈力在禍氣附近爆發了。「這是……夕霧?」它還有印象,這是它遇過一次的男人的靈力。這個男人是神祓眾直系小野螢的現影。聽說他發瘋了,在殺死神祓眾下任首領小野時守後逃走了。小怪推測,螢是失去了代替她承受法術和詛咒的現影,才會變得這麼虛弱。那個夕霧就在附近。「螢呢?」她也跟村人一起消失了嗎?他們究竟跑哪去了?夕霧的靈力不斷擴大,驅散了可怕的禍氣。難道是他消滅了禍氣的元兇?可是疫鬼還是包圍著小怪,邪氣與腐臭味也愈來愈強。就在這時候。「唔……?!」小怪屏住呼吸,表情變得扭曲。左臂的蟲子暴動起來了。它們從手臂往上爬,越過手肘,爬向肩膀。大動作往上爬的蟲子的蠕動,像波浪般擴散開來,恍如就要鑽進全身的筋脈與神經。連皮剝掉,也除不去這些蟲子。連肉一起削掉也沒用。十二神將紅蓮注入了神氣,傷口才好得那麼快,幾乎連傷痕都看不見了。但蟲子還是在那裡,彷彿在嘲笑它。這些蟲子硬是要把小怪拉到村子外。左前腳完全不聽使喚,逕自往那裡前進。力量強勁到令人驚訝,把小怪的身體和其他三隻腳拖著走。它們要去夕霧那裡,因為它們是夕霧驅使的蟲子。可是,小怪不懂,為什麼在自己察覺夕霧的靈力時,蟲子沒有馬上動起來?這些蟲子和疫鬼,應該都是他驅使的吧?想到這裡時,又有其他人降落在夕霧附近。氣息、性質與剛才的異常禍氣不同,但邪惡的程度差不多。這個人悄然出現在不想被拖著走而全力抗拒的小怪面前。身上纏繞著黃泉之風,在黑暗中出現的是白髮、紅眼的男人。這個男人平靜地對張大眼睛的小怪說:「安倍晴明的手下,不,十二神將。」小怪警戒地瞇起眼睛,心想原來他都知道啊?「你們果然名不虛傳,很難應付。我起碼要把你從昌浩身旁剷除。」男人畫起了竹籠眼的圖騰。但出現的竹籠眼不是綻放金色光芒,而是昏暗漆黑的光芒。黑色竹籠眼捆住小怪全身,左前腳的蟲子與竹籠眼的波動相呼應,窸窸窣窣騷動起來。「你們是一大阻礙。要是沒有你們,在來這裡之前,我就把事情解決了。」小怪對語氣平淡、不帶任何感情的男人,發出殺氣騰騰的怒吼。這個男人就是驅使那個手臂、眼球,還有這些疫鬼與蟲子的白髮術士。「原來是你!……」
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
Must Login